男子酒店自缢身亡,家属索赔20万!这事能调解成功吗?

时间:2019-08-13 来源:www.picanhadojonas.com

   17:10

  来源:羊城派

男子酒店自缢身亡,家属索赔20万!这事能调解成功吗?

  文图 羊城派记者 薛江华

  通讯员 刘洪群 刘辉

  近20时,深圳市宝安区西乡司法所的“说事评理”调解室灯火通明,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和法律工作者林燕纯、邱金水等为解决一宗死亡纠纷而忙碌着。

  “请再给我一杯水”,连续喝了两杯水的赵勇仕还说渴。“说事评理”调解室里开了两台空调,但赵勇仕用手往额头一抹,仍粘满了汗水。死亡纠纷案件的调解由上午9时开始,死者家属方与酒店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5名资深评理员轮番说事评理,无果。

  下午,赵勇仕等司法所工作人员继续做双方的说服工作。至夜晚,矛盾纠纷调解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能否成功在此一举,司法所的法律工作者们挥汗如雨,不敢有丝毫的停歇。

  酒店内自缢,家属索赔20万

  7月4日,一名28岁的男子独自入住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一连锁酒店722房。5日下午,酒店打扫卫生的服务员发现该男子用毛巾挂着脖子吊在洗手间的玻璃门框上。经120医护人员到现场确认,该男子已无心跳。到场的法医初步鉴定为自缢。

  死者家属方要求酒店方从责任和人道主义方面给予人民币20万的补偿。经过多日协商未果,双方共同向西乡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鉴于死亡案件的调解难度,西乡司法所迅速启动“说事评理”调解程序。

  启动“说事评理”调解死亡纠纷

  经过西乡司法所人民调解员和法律工作者进行的案件资料收集,通知电脑自动抽取的评论员到场时间后,7月10日上午,西乡司法所调解室开启“说事评理”调解死亡案件纠纷。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723f3f7a7bbaf6d410da5c6c0edf5d27bc2.jpeg

  7月10日上午,西乡司法所调解室开启“说事评理”调解死亡案件纠纷

  现场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对“说事评理”调解程序进行了告知,一是对公安机关作出的“排除机械性暴力致死”的结果有异议的,立即终止调解;

  二是对尸体的解剖可以放弃和不放弃,如果不放弃,则要等尸体解剖结果出来后才能决定能否调解;

  三是双方对法律的不了解不用担心,心里想说什么放开来说,所涉及的法律问题由调解员进行对应解答。

  随后,调解室内唇枪舌剑,案件双方敞开纠纷话题各述理由。

  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

  “儿子死后,我没有到酒店去闹,而是寻求法律途径,要求也不高,赔偿20万很低。”死者的父亲认为儿子既然登记入住酒店就与酒店产生合同行为,酒店应对他儿子负责任,因为酒店设施的设计不合理,儿子才有机会上吊死亡。

  “真正的受害者是我们,既然确定是自杀,人只要想死就没法控制。”酒店经理说,此事件发生后,酒店业务下滑,员工有心理阴影,有的打报告辞职,要酒店赔偿20万元是毫无道理的。

  在案件纠纷双方代表尽情陈述后,双方的其他人员补充诉求。等双方述说结束,现场5名评理员逐一对双方所说的事情进行评理。“类似的事情在我的湖北老家也发生过。”

  评理员彭国元说,死亡有直接和间接的诱因,房间的设计是否有问题?入住期间是否与酒店产生过矛盾等,从公安机关初步的勘查结果来看,自缢与酒店设施没有关系,谈酒店的责任是没有足够理由的,但死者家属没有到酒店闹事,这是对酒店的负责和贡献,酒店从人道立场应给予死者家属安抚。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723db9a4afbb3fe4020ac4ef9123fefed94.jpeg

  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在“说事评理”现场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

  “白发人送黑发人,大家都感到心痛。”赵勇仕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民法通则》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点集成》,临时租赁人在租赁期间临时享有房屋的所有权,出租人未经租赁人同意,无权侵犯租赁人的私人空间,所以酒店不存在责任问题。

  此外酒店的建设和装修必须达到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规定的标准方可经营,所以酒店的设计也没有问题。

  调解无果,暂停继续劝说

  “人想死,怎样都能找到办法,死亡与酒店没有直接的关系。”赵勇仕说,如果死者家属对此次调解不满意,可以到法院走司法程序。酒店方则要站在维稳的角度处理死亡纠纷,不能因处理不善而产生不稳定因素。如果双方一定要追究法律责任,就请到法院处理。

  一个上午的调解无果,调解员和法律工作者下午继续给双方做调解工作。下午临下班前,死亡案件双方均未达成协议。“说事评理”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宣布调解暂停并对当天的调解进行点评,对死者家属提出的人道救助必须支持;深圳市对非因公死亡的补偿标准是8434元,应适当考虑死者家属的安葬费、来回路费和人道救助。

  酒店方要根据中国的国情和深圳的特点,从维稳的角度考虑,对死亡纠纷案件的处理越早解决越好。死者家属方主张20万元的赔偿是他们的权利,如果换位思考,有人跑到你们家里死了还问你们要钱,你们该怎么办?

  夜晚达成协议,补偿3.4万

  近18时许,西乡司法所传来消息,死亡纠纷案件双方都作出妥协让步。双方又回到“说事评理”调解室继续谈判。临近20时许,双方达成一致意见,死者家属方对死者自缢死亡无异议;酒店方从人道主义出发,支付死者家属方人民币元。死者家属方收到支付款后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向酒店方主张任何权利。

  20时15分,双方签订《人民调解协议书》,死者方家属接过酒店方的元现金,清点核实无误。酒店经理握着死者家属方代表的手说,下次到深圳如需解决住宿问题请给电话;死者家属方代表连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对司法所的处理很满意,他们尽职尽责,依据法律从人道的立场使我们拿到救助金,很感谢!”死者家属方代表说。一宗死亡纠纷案件调解结束,“说事评理”首席评理员赵勇仕宣布调解结束,双方如果反悔,可以到法院申请撤销《人民调解协议书》,方可重新申请主张。

  来源 | 羊城派

  责编 |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赵勇仕

  西乡司法所

  死者

  酒店

  评理员

  阅读 ()

  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